S-烯虫酯:国外的“宠儿”何成我国“弃婴”?
2018-05-15   来源:其他     

              S-烯虫酯:国外的“宠儿”何成我国“弃婴”?

 

今年322日,经农业农村部农药检定所批准同意,由常州胜杰化工有限公司协办的生物化学农药研讨会在北京农广校召开。会上,中外专家除对生物化学农药定义、分类及在国内外诸多领域的应用、国内虫媒传播疫情形势及对安全新品的需求以及国际畜牧养殖环境治理等开展广泛的交流外,还着重就S-烯虫酯的性能及应用进行了深入交流。专家在充分肯定S-烯虫酯独特性能的同时,对S-烯虫酯在国外及我国使用现状发表了意见,使S-烯虫酯成为这次研讨会上一个重要研讨课题。专家一致建议,作为一种无害实用的生化农药,S-烯虫酯在我国有待积极加紧推行。

农药审批管理部门表示,2017年新的农药管理条例在接受国际上提出的“结构与天然类似”概念的前题下,认为“类似物”还缺乏具体的判断标准,将“必须与天然产物结构一致”修改成“应与天然产物结构一致”,给了“个案考虑”的空间。但“一致”与国际标准的“类似”,两字之差却成了我国生物化学农药与国际接轨的实际壁垒,严重桎梏了生物化学农药在我国的发展。

一、S-烯虫酯: 一款专灭害虫而无损人畜的生化农药

作为一款人工合成天然化合物生化农药产品, S-烯虫酯是在天然昆虫保幼激素JH-III基础上,人工合成天然化合物的类似物。它保持化合物十二碳二烯酸酯主体结构框架,与天然昆虫生长调节剂结构类似(同属倍半萜烯类),且调节剂功能一致。可干扰昆虫正常的成熟过程,使其不能完成变态,从而大大减少环境中有害昆虫的数量。

S-烯虫酯作为一种昆虫生长调节剂可作用于多种害虫的防治,包括蚊、蝇、蠓、储粮害虫、烟草甲虫、跳蚤、虱子、臭虫、牛蝇、菇蚊等。由于S-烯虫酯用于干扰害虫羽化达到灭虫的目的,而且靶标害虫是在其纤弱嫩稚的幼虫阶段,而不是身大体硕的成虫,因此少量药物就能起到作用,抗药性也不容易产生。

S-烯虫酯与天然保幼激素JH-III相比具有稳定、活性高、易合成的优点,对环境和非靶标生物没有危害。S-烯虫酯的生产和剂型选择,以香茅醛、乙酰乙酸乙酯为主要反应物,经缩合整合等系列反应,得到S-烯虫酯原药。剂型采用微囊悬浮剂是以水为主要助剂,辅以少量微囊化试剂,为环保友好剂型,有助于提高S-烯虫酯的环境安全性,并延长其持效性。

S-烯虫酯在土壤中,特别是在紫外线的光照下,会较快地降解成自然中存在的醋源化合物,最终分解成为二氧化碳和水。S-烯虫酯对环境的影响微乎其微,包括美国环保署允许其在养鱼水体中使用。由于结构类似于食用油, 美国联邦法规定可用于食品防虫,免残留检测。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WHO推荐为饮用水中可投放的防止登革热传播的灭蚊幼产品,以及联合国世界粮农组织FAO推荐的粮食仓储除虫保鲜药剂。

数据显示,人体长期通过口服、吸入或接触S-烯虫酯对健康影响极其微弱。烯虫酯不是一个致癌物质,孕期或幼儿接触烯虫酯不会产生不利影响,婴儿及儿童食用烯虫酯处理过的食品,其风险性可以忽略不计,职业性接触S-烯虫酯的人群也没有风险。人是这样,牲畜亦如此。

基于以上特性,美国加利福尼亚政府西谷蚊虫及病媒防治局科学技术总监苏天运博士曾在一篇《生物理念杀蚊幼剂的历史与现状及未来》的论文中指出:与微生物杀虫剂相比,烯虫酯额外的益处在于蚊幼多死于晚期幼虫、蛹和羽化中成虫,其它幼虫阶段仍可作为水体食物链的一部分,对于维持水环境的生态平衡具有特殊意义,发展中国家开发应用无害化生物理念杀虫剂势在必行。  

二、S-烯虫酯:安全卓著的效能深受使用国青睐

关于S-烯虫酯的生产与使用状况,据专家介绍,现今全球共有四家企业生产S-烯虫酯产品,我国常州胜杰化工有限公司是其中之一。20世纪60年代,美国加州有一个叫Zoecon的公司筛选了一批人工合成的保幼激素,发现烯虫酯具有很高的保幼功效,可以用来灭各种害虫。1975年以常规化学杀虫剂在美国获得登记。在进一步获得大量实验和使用数据后,自1982年起监管部门将其列为生化农药,1991年环保总署颁布S-烯虫酯重新登记核准文件,原药和制剂重新登记并在1997年完成。2018年元月环保总署再次确认烯虫酯属于生物化学农药。随着生产技术的突破,国际上已经用更纯的S-烯虫酯取代了RS混合物。截止目前,烯虫酯已被使用近50年。

S-烯虫酯及其复配制剂在北美及欧洲普遍使用。美国是生物化学农药发展最快的国家,截止到20179月,登记的生物化学农药有效成分有226个,占生物农药的57.9%。美国联邦法规定,S-烯虫酯在大宗食品中以防治储藏,豁免残留检测。另外,美国EPA注册登记状态的烯虫酯系列产品约560个(近1200产品-见“美国杀虫剂信息网),其中S-烯虫酯和烯虫酯产品占98%。用途涵盖仓储虫防治、蚊控、饲喂等各领域类别的产品。

新西兰政府在1999-2010十年间,长期连续使用S-烯虫酯颗粒剂和块剂(近20吨原药)来控制爆发输入性蚊虫-南方盐沼蚊,直至绝迹。这一成功案例以论文集书面形式出版并于报导。在疫情爆发之前,该国本土没有S-烯虫酯产品登记和使用经历,为控制南方盐沼蚊,政府从美国进口S-烯虫酯产品。整个治理过程,政府协调卫生部、环保部,农林部等8个部委协同管理,处理过程满足环境保护和效果两大条件,达到符合WHO虫害绝迹指标的效果。新西兰连续十年使用案例,为S-烯虫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提供了重要佐证。

加拿大的PMRA批准登记S-烯虫酯产品同样有蚊控、饲喂和宠物保健三大用途。2016年最新批准S-烯虫酯为有效成分,用于饲料添加供牛等大牲畜每日食用产品,免于登记。

日本对S-烯虫酯主要应用在宠保健、公共卫生、畜牧保健和桑蚕增丝领域,并制定烯虫酯在肉、乳制品检测出的物上限为1 ppm (百万分之一),该值远低于产品实际用量。

美国、FAO和澳大利亚均明确生化农药的登记资料要求。鉴于其安全性和对环境影响较小,与传统化学农药相比,生化农药在毒理、环境行为、残留方面登记资料予以减免。

作为一种生物化学杀虫剂,S-烯虫酯早被西方国家在农业、种植业、畜牧业、仓储、公共卫生等领域得到广泛应用与推广。

三、S-烯虫酯:我国将其拒于门外的现状亟待改变

媒介传染病是当前世界范围内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公共卫生问题。在我国,媒介生物传染病控制目前面临自然因素、社会因素、媒介生物抗药性泛滥、媒介生物监测与控制技术瓶颈以及媒介生物防控的不可持续性等五大挑战的严峻形势。针对我国现有市场产品对人畜和环境有害,缺乏安全的替代产品的实际,S-烯虫酯可以说是一款绝佳的产品。

2017519日临时登记评委会审议认为,常州胜杰化工有限公司向部农药检定所申请95%S-烯虫酯原药和20%S-烯虫酯微囊悬浮剂的S-烯虫酯不符合生物化学农药定义,不能按生化农药减免环境和毒理学资料。我国2017111日施行的《农药登记资料要求》第2.17规定生物化学农药,是指同时满足下列两个条件的农药:一是对防治对象没有直接毒性,而只有调节生长、干扰交配或引诱等特殊作用;二是天然化合物,如果是人工合成的,其结构应与天然化合物相同(允许异构体比例的差异)。

因为受制于政策樊篱,常州胜杰化工有限公司国内没有药准字,不能在本国推广应用,导致该公司生产的S-烯虫酯产品全部远销美国,美国另做包装后在本土普遍使用或转销其他国家,成为广益他国并受保护的俏销品。

新条例对生物化学农药的重新定义,以及国际上均把S-烯虫酯认定为生物化学农药,常州胜杰化工有限公司再次向部农药检定所申请将S-烯虫酯按照生物化学农药进行归类和管理。能否获得批准,现在还是未知数。

媒介传染病广泛分布于亚非拉美等全球广大地区,对人类健康威胁很大。由于动物是带菌体,若想根除,生态防治是重要手段。鉴于S-烯虫酯的生产成本合理,除了绿色、安全、高效、可持续等优势,还可带来一定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健康效益 。在眼看这款产品不能服务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建设、不能服务于社会和人民、地方政府,用药单位与企业望S-烯虫酯“兴叹”之际,吁请农业部及其药检所应从发展大局出发,积极参照国际标准,切实破除不合时宜的政策禁锢,开启“绿灯”,以使S-烯虫酯这款当代实用科技在我国现代化建设中大展身手、大有作为。

专家研讨会一致认为S-烯虫酯产品在国内广泛应用,将造福十几亿国民,惠及子孙后代。食品安全是新时代民族健康工程的重要内容,可谓民生之工程。国家疾控中心刘博士认为,S-烯虫酯的推出将成为国家疾控战略的一环,不仅在国内疫区可以有效对登革热,寨卡病毒传播的防治,衍生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特别是西部非洲,也彰显我国蚊控技术与世界同步,更好地履行国际义务,使得沿线国家的公共卫生治理及防控都能用上这样的安全环保产品,从而更好地保护我们国家自己免受外来入侵疾病传播。(文/左传文)

友情链接